• <blockquote id="wussu"><center id="wussu"></center></blockquote>
    當前位置: 首頁 > 風電 > 行業要聞

    大金重工:走出內卷 世界才是舞臺!

    光伏們發布時間:2022-11-24 00:14:30

    當前,海上風電已經成為全球能源轉型的核心路徑之一,在能源危機疊加俄烏沖突大背景下,多國政府緊急上調海上風電發展目標,將其作為筑牢能源安全重要支撐產業。世界風能協會(GWEC)預測指出,2022-2030年間全球將新增260GW的海上風電容量,到2030年全球累計海上風電并網容量將達到316GW。

    全球海上風電正在迎來快速發展的黃金時代。在風起云涌的發展浪潮下,中國企業也明顯加快了“出?!辈椒?。但和以往“立足中國、貨通海外”模式不同的是,國內風電企業正在以全球化的戰略視角、組織架構,以及全球化的人才引入、技術創新來打造自身長期競爭實力,以高端玩家的姿態進一步打破產業瓶頸,勇立潮頭,站在風口浪尖上引領行業前行。

    理想:從貨通全球到引領全球

    2010年,國內風電塔筒企業大金重工鳴鑼上市,這家由鋼結構產品起家,從建筑業一路殺到可再生能源塔筒龍頭的民營企業,從成立之初就給自己定下了一個長期堅守的目標:堅持大金重工的全球化視野和國際化能力。

    “當你把理想定位在遠方,自然就不會拘泥于當下?!贝蠼鹬毓撌既思娑麻L金鑫談到,2009年,金鑫帶隊往返歐洲四次參加國際性風電會議,并鎖定當時國內尚處于萌芽階段,但國外已經相對成熟的海上風電裝備領域。彼時,一顆理想的種子已然扎根于大金重工的內核:要做中國第一個具備風電海工裝備制造能力的企業?;谶@樣的國際化的視野,大金重工厲兵秣馬,枕戈擔待,從2010年開始,用長達十數年的時間打造自身基礎設施,前后投資近40億元將蓬萊大金港打造成為具備國際一流水平的海上塔筒、樁基制造基地兼風電母港,產品從這里遠銷至30多個國家,境外業務占比接近40%。

    伴隨著國際化能力,以及打開國際市場階段性理想的實現,大金的愿景和定位也發生了改變。尤其是發生在2022年幾個里程碑事件,促使金鑫對大金的未來規劃有了新的考量。

    “如果說過去的大金是東北的大金、中國的大金,我們的目標是全球化。那么當這個理想實現后,未來大金要在自己從事的產業領域內,做行業的領軍者?!苯瘀握f。

    今年10月,大金成功中標西門子歌美颯(SGRE)的英國Moray West海上風電12套海塔項目;11月,大金再次中標41套GE旗艦機型 Haliade-X海上風電塔筒項目,打破了以往僅為國際風電龍頭供應陸上風塔的合作方式;

    上半年,大金成功中標英國開發商Ocean Winds的Moray West海上風電場48根XXL單樁,這也是中國制造商首次為歐洲市場供應樁基產品;10月,大金再次收到法國開發商Eoliennes en Mer Iles d’Yeu et de Noirmoutier S.A.S的《中標通知書》,中標該開發商62套海上樁基產品。

    這意味著,長期以來大金形成的技術能力和品質保障,不但使其達到了國際整機巨頭對于塔筒產品安全可靠性的標準要求,還支撐大金收獲了業主的認可,成功躋身歐洲開發企業合格供應商行列,為進一步提升品牌認可度與國際市場訂單的提供了強力的“品質”背書。

    技術創新永遠是市場發展的風向標。金鑫意識到,大金只有更加突出在技術上的領先,才能進一步打開全球風電海工裝備這個大市場。發力國際市場的號角被再次吹響,“大金的世界”應運而生。

    能力:軟硬兼備,突破國際化瓶頸

    在金鑫看來,支撐“大金的世界”愿景的實現,最重要的是扎根行業十幾年來所鑄就的國際化能力。

    對海上風電裝備制造出海而言,產品質量、產能規模、物流體系,無一不是挑戰和瓶頸。如果說理想是軟實力,那么國際化進程這幾年,大金與世界接軌的工藝水平、質量保障、基地建設,以及物流體系,就是支撐“大金的世界”的硬實力。

    首先是制造基地國際化布局。

    在國內,大金以國際化標準規劃打造蓬萊、盤錦、曹妃甸、陽江、汕頭等五大風電海工制造基地,在滿足國內市場的同時具備國際化生產與供應的能力。在這些基地中,蓬萊基地以海域寬闊、自然水深10-16米的優良條件,被大金打造成擁有5個深水泊位,年吞吐量300萬噸的風電母港。這座中國的“埃斯比約港”是大金將風電塔筒/樁基產品運往全球,支撐海上風電發展的突破口。

    在國際,重點布局歐洲與東南亞區域生產基地,未來全部投產后,預計大金將在全球形成320萬/年的產能規模。

    第二個是領先的技術優勢。

    目前,大金是國內首家將三絲焊接工藝使用在塔架產品制造的企業;同時具備直徑11.5米級別大尺寸單樁產品的生產能力,并儲備12-15米級別單樁的生產技術。在厚鋼板半窄間隙焊接技術、超大型單樁多張鋼板拼接新技術、涂裝自動化等一系列技術的應用和儲備上均達到行業先進水平。

    第三個就是全球物流體系的搭建。

    為了配合全球化布局,大金著力搭建配套的全球化物流體系。目前,一期2~4條甲板駁船已經開始打造,預計2024年開始陸續下水。未來將形成由10條5萬噸級超大型甲板駁船(全球最大)組建的自有運輸船隊。屆時將進一步提高海上風電大型管樁類產品全球化運輸能力。

    就在剛剛過去的11月,大金與全球最大的風電吊裝、安裝和運輸公司沙倫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未來將融合雙方優勢,打通生產、吊裝、運輸環節,形成 “從大金生產基地到全球任一市場”的一條龍服務能力,構筑全球風電海工裝備市場的核心競爭力、品牌影響力。

    此外,不僅產品技術、管理能力,國際化的法務能力也是大金全球化水平的重要體現之一,是其拓展海上市場的重要支撐。

    2019年,中國風電塔筒產品在歐盟市場的份額從2017年的25%增加到34%,這一增長引起了歐盟重視,同樣的情況還出現在澳大利亞,有關針對中國塔筒主流出口企業的反傾銷新聞屢見不鮮。

    眾所周知,反傾銷稅是塔筒企業出口的最大障礙,稅率的高低直接影響著企業出口的地域和成本。大金國際化法務部門利用自身優秀的業務能力進行有力反擊,成功化解難題,支持大金在歐盟、澳洲等多個境外市場獲得了國內同行中最低的反傾銷稅率,奠定了大金在歐洲以及澳洲穩定的市場基礎。

    內卷:要么做新產品,要么做新市場!

    從建筑行業到可再生能源行業,從中國市場到國際化拓展,從“世界的大金”到“大金的世界”。大金用十幾年的發展歷程深刻演繹了“產品迭代”和“市場迭代”對于企業發展的重要價值。

    2022年以來,國內海上風電降本節奏加快,整機企業之間展開驚心動魄的的價格競爭。不止整機“內卷”,海上風電產業各個環節利潤被擠壓,塔筒毛利潤也從十年前的20%以上降低至當前的10%左右。

    “價格是市場行為,由供求關系決定,并非是一個或幾個企業能夠左右的?!苯瘀我会樢娧刂赋?,“經常有人說國內風電太卷,那么打破內卷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大金的選擇是要么迭代新產品,要么迭代新市場,找到新的增長點?!?/p>

    市場迭代毋庸多言,大金以扎根行業十幾年的積淀,頻繁中標海外市場訂單,抓住全球海上風電大發展契機,率先實現了從國內到國際市場的迭代。

    在出口產品迭代上,大金已然實現了從陸上塔筒到海上塔筒及樁基產品的升級,上半年成功中標歐洲多個海塔及XXL超大型單樁項目。鑒于此,證明大金重工已經成為全球首家被業內主流客戶認可具備完整海風大型鋼結構部件一體化供應能力的企業。

    而且,隨著深遠海、漂浮式海上風電的發展,大金再次將目標瞄準漂浮式基礎這個致勝未來的“技術高地”。11月18日,大金重工與專注于海上各類風電基礎結構設計研發的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的帝國工程(Empire Engineering)簽署合作協議,發力海上風電浮動式平臺的基礎設計、建造、運輸、安裝,為全球風電市場開拓再添加一枚重要籌碼。

    后記

    作為一個在2007年就進入東北風電市場,在業內闖蕩了十五年的風電老兵,金鑫一直強調,“理想”是支撐大金走到今天的最高信念,敦促著大金人踐行了長達十五載對自身能力的錘煉和產品質量的不間斷提升。

    “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僥幸”這句古語被金鑫用來形容理想與妄想的區別。他說:“妄想是機會主義,是小人行險以僥幸;理想是長期主義,是君子居易以俟命?!?/p>

    也正是在這份長期主義的堅持下,大金迎頭抓住了2022年全球海上風電市場的爆發機遇。金鑫也表示,大金的成功也并非不可復制,關鍵就在于摒棄機會主義和彎道超車的想法,腳踏實地,苦練內功。

    “我們很幸運,趕上了這樣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推動清潔能源造福人類的過程中,我們總要有一些理想,貢獻一些力量,實現一些價值。那么既然做,就盡心盡力,做到極致?!?/p>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绿帽娇妻肚子被灌满精怀孕
  • <blockquote id="wussu"><center id="wussu"></center></blockquot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