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wussu"><center id="wussu"></center></blockquot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閱讀

    煤炭是如何變“白”的

    經濟日報發布時間:2022-11-10 09:51:44  作者:王勝強

      過去提起開灤集團,不能不說煤;如今再提開灤集團,不能只說煤。在開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稱“開灤集團”)煤化工產業園區產品展廳里,在白如雪的聚甲醛、己二酸中間,一塊塊黑黢黢的煤炭格外醒目。“煤炭是這些化工產品的原料,通過先進的加工工藝,烏金實現了‘七十二變’。”開灤集團總工程師鄭慶學說。

      一塊煤炭“從黑到白”,折射出煤炭企業由傳統資源型企業向綠色創新型企業的蝶變。從煤炭開采到發展現代煤化工,再到發展現代化工,開灤集團已經成長為綜合規模大、產業鏈長、工藝水平先進的能源化工企業。2021年,開灤集團煤化工產能總規模達860萬噸,實現營業收入202億元。

      轉型發展煤化工

      開灤博物館前,“世紀追夢”主碑記錄著開灤集團的歷史。1878年,伴隨唐山礦的開采,這里成為近代中國最早的機器采礦業和鐵路運輸業的發軔之地,被譽為“中國煤炭工業源頭”“中國近代工業搖籃”。

      對于已開采百余年的煤礦來說,資源枯竭是一個不可回避的現實問題。不僅如此,隨著綠色低碳生產生活方式的普及,降低煤炭消費總量及碳排放強度已成為必然選擇。“十三五”時期,開灤集團累計退出煤炭產能2016萬噸,唐山區域原有的11座煤礦減少到6座。

      轉型才有出路。“我國煤炭產量雖然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但乙烯、丙烯、乙二醇等化工產品進口依賴度大。發展煤炭的精深加工,不僅能提升企業效益,還能提升我國化工產品的自給率。”鄭慶學說,開灤集團主動順應形勢,確立了煤炭產業、煤化工產業、現代服務業以及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戰略。

      發展煤化工產業,對一家傳統的煤礦開采企業來說,難度不小。開灤集團按照“園區化、基地化、上下游產業一體化、公輔工程整體配套”的發展思路,著力打造產業集聚、用地集約、布局優化、功能配套的綠色煤化工園區。

      對于煤化工企業而言,科技創新尤為重要。自布局煤化工產業以來,開灤集團始終將科技創新視為煤化工產業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高標準選擇生產工藝技術及裝備,已建項目全部采用國內外領先技術,并不斷地嘗試煤化工領域的新技術、新工藝和新項目。

      “自2009年與北京化工大學合作成立開灤集團煤化工研發中心以來,通過自主研發與借助外力相結合,開灤煤化工實現了新材料、清潔能源、精細化工、節能環保等各領域技術的全面發展。”鄭慶學說,開灤集團還堅持市場化引進和自主培養人才機制,根據項目建設需要引進技術人才,在推進能源梯級利用、深度延伸產業鏈條、發力產業高端領域過程中培養人才。

      截至目前,開灤集團煤化工產業已累計完成投資約160億元,建立9個煤化工子公司,初步形成五大煤化工產業園區和新能源、新材料、精細化工三大產品體系。

      “吃干榨凈”副產品

      唐山中浩化工有限公司是開灤集團所屬開灤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在該公司聚甲醛分廠黨支部書記李寧的辦公室里,一摞未拆封的襪子和T恤引起記者注意。

      “這也是煤化工產品?”

      “這是用開灤集團自主研發的聚甲醛纖維做出來的。”李寧說,單根直徑不足頭發絲五分之一的聚甲醛纖維狀如白絮,因其具備強度高、耐磨、抑菌、涼感等特性,可加工成包芯繩索、高品質服裝面料等;聚甲醛顆粒潔白如雪,因其良好的耐磨、自潤化性,可加工成拉鏈、齒輪等。一般人也許難以相信,這些都由煤變身而來。

      “在生產焦炭這一主產品的同時,會伴生粗苯、焦爐煤氣、焦油等副產品。”李寧介紹,傳統的燒掉副產品處置方法,不僅浪費能源,而且污染環境?,F在通過技術創新,將副產品吃干榨凈、變廢為寶,對焦爐煤氣繼續加工生產出甲醇,再將甲醇經過氧化、濃縮、聚合成為聚甲醛,而聚甲醛纖維則是更高端的產品。

      在李寧的辦公室里,掛著一幅煤化工主體產業鏈示意圖。其勾勒出從傳統焦化產業延伸出的三條煤化工產業鏈主線——

      “焦化粗苯—精苯—己二酸—尼龍66”產業鏈,采用先進的苯部分加氫氧化生產工藝生產己二酸,產品遠銷33個國家和地區;

      “煤焦油—初級加工—精深加工”產業鏈,進一步生產碳材料、染料、醫藥中間體,向精細化工和合成材料領域延伸;

      “焦爐煤氣—甲醇—聚甲醛、甲醇燃料”產業鏈,其中聚甲醛生產技術達到先進水平。

      煤炭和“潔白”“絲線”這些詞語原本無關聯,但憑借煤化工技術的突破,煤炭實現了“由黑變白”的轉變,這也正是開灤集團從傳統煤炭開采向資源深度轉化利用的真實寫照。“通過技術創新,煤炭已能被加工成67種化工產品,且所有煤化工副產品能被‘吃干榨凈’。”鄭慶學說。

      構建循環產業鏈

      唐山中潤煤化工有限公司與唐山中浩化工有限公司相距不遠。2家公司處于產業鏈上下游。煤炭在唐山中潤煤化工有限公司被轉化成幾十種產品,其中一部分通過管道輸往唐山中浩化工有限公司,成為生產聚甲醛、己二酸等化工品的原料。

      開灤集團的煤化工產業從建設之初就踐行綠色發展理念。“我們的煤化工企業不是零零散散,而是園區化布局,這是構建循環經濟發展模式的關鍵。”開灤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煤化工技術部部長李建華說,開灤集團積極構建耦合共生的產業體系和資源循環利用體系,打造五大煤化工產業園區,原料和資源均來自園區內部或周邊企業,公輔設施直接輸送則降低了成本。

      循環經濟還體現在產業鏈條的方方面面。在開灤集團煤化工園區,上游項目的產品作為原料傳導至下游項目,產生的副產品進入系統進行再利用和再生產,建立起完善的煉焦余熱、氮氣、弛放氣、產品、水和廢渣6個閉合循環利用系統。“近年來,開灤集團將綠色發展理念貫穿于煤化工產業的整個設計、建設、生產、循環過程中,致力于打造廢棄物排放少、資源利用效率高、企業與社會資源循環共享的綠色工廠。”李建華說。

      除此之外,開灤集團煤化工板塊內其他廠區也深入踐行循環經濟理念,構建低碳綠色循環產業鏈。遷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和承德中灤煤化工有限公司充分發揮焦化基地功能,焦炭主供鋼鐵公司,焦爐煤氣用作煉鋼高爐的加熱介質,粗苯和焦油由京唐港化工園區集中深加工,既實現了規模效益,又促進了產業鏈延伸。

      循環經濟背后是一筆經濟與環保雙贏的賬。經測算,京唐港和遷安園區的5套干熄焦裝置每年可回收能源折合標準煤約20萬噸,利用余熱可產生蒸汽300萬噸或發電6.25億千瓦時,每年可減排二氧化碳62.5萬噸、二氧化硫3750噸。

      “由一煤獨大到煤化工產品多點開花,從傳統資源型企業到新型化工企業,開灤集團走的是一條綠色轉型之路。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推動綠色發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我們要認真學習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精神,繼續改革創新,走好煤炭企業新時代的綠色轉型之路。”鄭慶學說。(記者 王勝強)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绿帽娇妻肚子被灌满精怀孕
  • <blockquote id="wussu"><center id="wussu"></center></blockquot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